【摘要】目的 探讨血清中C-反应蛋白(CRP)、白细胞(WBC)、血沉(ESR)的检测对儿童早期感染鉴别诊断的价值。方法 分为细菌感染组35例、病毒感染组28例和对照组20例,分别采用CRP快速分析仪、全自动血球计数仪及ESR测定仪检测。结果 细菌感染组CRP、WBC、ESR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非常显著(P<0.01);细菌感染组与病毒感染组比较CRP、WBC均有非常显著性差异(P<0.01),但ESR无显著差异(P>0.05);病毒感染组CRP、WBC与对照组无显著差异(P>0.05),ESR明显升高,与对照组有非常显著性差异(P<0.01)。结论 小儿急性感染时,CRP、WBC的检测有助于疾病早期鉴别诊断,对于细菌感染和病毒感染的鉴别诊断有重要价值,而ESR阳性率低,对细菌感染和病毒感染早期鉴别作用不明显。

   小儿感染是临床最常见的疾病,在检验医学中现有许多观察炎症的指标用于鉴别诊断细菌和病毒感染,其中最显著是CRP。随着检验方法和仪器的更新,CRP已可快速定量检测,及时报告结果,能为临床医生鉴别细菌和病毒感染及时提供诊断依据。我们对患感染性疾病儿童同时进行CRP、WBC、ESR联合检测,旨在探讨细菌和病毒感染的鉴别诊断的意义及应用价值。

1 材料和方法

1.1对象所有病例均为我院2007年门诊及住院治疗的患儿,选择大叶性肺炎(X光检查证实)15例、细菌性脑膜炎(脑脊液检查证实)5例、上呼吸道感染(临床证实)15例,共35例,列为细菌感染组(A组)。病毒性肺炎(血清学检测证实)28例,列为病毒感染组(B组)。对照组20例,为同期门诊体检的儿童,无感染症状者,列为C组。合计83例,年龄为2月~7岁。

1.2方法

1.2.1实验室检测CRP测定选用芬兰Qrion Diagnostica公司生产的Quik Read CRP分析仪;WBC计数选用日本SYSMEX--2100全自动血细胞分析仪;CRP和血常规测定均用原厂配套试剂及质控品。ESR采用上海迅达医疗仪器公司生产的ESR-30血沉仪,抗凝剂及测定管均用配套成品。CRP、WBC、ESR均严格按操作规程进行操作。门诊病人随到随做,入院患儿1d内采集标本立即送检。CRP、WBC和ESR正常参考值分别为<8mg/L、5×109~12×109/L和<20mm/h。

1.2.2统计学处理采用t和χ2检验。

2 结果

2.1儿科感染性疾病CRP、WBC及ESR测定结果见表1。A组与C组比较CRP、WBC、ESR差异有显著性(P<0.01);A组与B组比较CRP、WBC均有非常显著性差异(P<0.01);但ESR无显著性差异(P>0.05);B组与C组比较CRP、WBC无显著性差异(P>0.05),ESR明显升高,与C组比较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1)。

2.2细菌感染组中CRP、WBC和ESR阳性情况。阳性率经χ2处理发现,CRP与WBC差别无统计学意义(P>0.05)。CRP与ESR比较差别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1),WBC与ESR比较差别无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2。

3 讨论

CRP到目前为止被认为是一项最敏感而客观的炎症指标,这主要是它能真实反映病情,所以被广泛用于临床诊断及疗效观察。CRP测定可作为细菌与病毒感染的鉴别诊断,在局部感染(如肺炎)以及全身性感染(如败血症)时,细菌感染常导致CRP水平升高。CRP>40mg/L时,临床可基本确定有细菌感染的存在,且与感染呈正相关。而CRP在大多数病毒感染中的血清浓度变化不大或基本保持不变,这是由于大多数病毒感染是在机体细胞内进行的,而完整的机体细胞膜上缺乏暴露的磷脂蛋白质,所以不能触发CRP产生和结合。不同的是,多数细菌感染发生在细胞外,细菌直接创伤足以使两边的细胞膜分离,暴露出胆碱磷酸分子和提供一个CRP的附着点。结果,通过IL-6和其他白细胞介素将信息传递给肝脏,刺激肝细胞产生有活性的CRP。[1]这就是CRP用于鉴定细菌感染和病毒感染基础。通过表1、2可见细菌感染组CRP值是病毒感染组18倍,细菌感染组91.4%CRP明显升高,而病毒感染组大多正常,和有关报道相似 [2]。值得重视的是,作为感染指征的WBC计数及分类目前仍作为诊断细菌感染最常用指标,它是有效的但也是有限的。影响WBC因素很多,如生理波动大,幅度可达30%~50%,加上小儿WBC正常范围较宽,一些WBC基数低的患儿,轻度升高不会超过正常范围上限另有部分细菌感染时,患儿WBC计数及分类指数变化不显著,不能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总之,WBC变化原因很多,也说不清楚,最重要是它不能准确反映病情,测定WBC只能反映机体5%WBC量,而95%WBC附在血管内皮细胞上,不能得到反映。所以,真正了解病情要靠CRP。我们在临床上也发现有的病人感染后WBC不能相应增高,但CRP测定呈阳性,可见在鉴别细菌和病毒感染方面,CRP比WBC更敏感、更准确。通过表1、表2可看出,WBC计数在细菌感染组与病毒感染组比较差别有非常显著意义(P<0.01),但WBC升高阳性率(74.3%)低于CRP阳性率(91.4%)。通过表1可看出,ESR在细菌感染组与病毒感染组中虽均有不同程度的升高,差别无显著意义(P>0.05),但在感染的鉴别中特异性较CRP差。在早期感染性疾病中,ESR阳性率明显低于CRP。由此可见ESR无论是在出现还是消退时间及特异性上均较CRP差。综上所述,在小儿早期感染性疾病中,CRP可明确鉴别细菌和病毒感染。CRP在其鉴别上无论特异性还是灵敏性均比WBC、ESR好,三者关系为CRP>WBC>ESR。由于ESR存在上述缺点,加之标本用量大(约全血2ml),静脉穿刺不易、测定时间长(0.5~1h),所以不适合用于小儿早期感染性疾病鉴别诊断。而CRP、WBC计数两者的明显升高对细菌性感染诊断有一定的临床意义,加之CRP、WBC检测标本用量少,可末梢采血(各20ul),快速出结果(不超过5min),也非常符合当前检验医学发展方向“床边检测(Point-of-care testing,POCT)”。总之,在小儿早期感染性疾病鉴别诊断上应用CRP测定,WBC计数基本可满足临床要求。

【参考文献】

[1]诸澎伟,葛婷婷.肺炎支原体感染者C-反应蛋白的测定与临床意义[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03,11(5):35~41.

[2]翟春玺,蔡庆岭.小儿肺炎患者血清心肌酶谱、CRP检测的临床应用[J].放射免疫学杂志,2004,17(1):77~78.